Rss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学习研究 >> 会史研究 >> 解放初民进曾酝酿过自行解散
解放初民进曾酝酿过自行解散

由于对民主党派历史任务的认识不足,解放初期民进曾酝酿过解散组织的问题!

新中国建立后,郑振铎、傅雷等一部分理事、会员,认为民进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在1949年9月24日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马叙伦作为民进的首席代表发言中也讲到:“现在人民革命胜利了,民主联合政府就要宣告成立。我们中国民主促进会所努力的期望的目的达到了。”

基于这一看法,1949年11月20日民进召开理事会,出席的有马叙伦、许广平、周建人、徐伯昕、严景耀、雷洁琼、冯宾符、葛志成等,根据会章“本会至国民代表最高权力机构成立后,由大会宣告结束”的规定,就民进如何适应新形势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初步达成三点共识:

一、              中国民主促进会总分会的理事全部以个人名义参加中国民主同盟的中央和地方机构,其他会员如认为有工作上需要者亦请其个别参加;

二、              各地会员如愿参加的,可由个人分别参加;

三、              中国民主促进会的整个团体的前途,待定期的会员大会召开时讨论决定。

    不久,马叙伦、周建人、许广平、徐伯昕、谢仁冰等以个人名义申请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在1949年12月7日至20日召开的民盟一届四中全会上,增选马叙伦、周建人、许广平等人为民盟中央委员。同年12月27日民盟一届五中全会上,推举马叙伦为民盟中央政治局委员。

 

赵朴初也曾几次讲过民进确有解散的想法。在1990年3月他在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常委会上讲:“四十五年前,我们发起成立中国民主促进会,就是要促进民主。建国后,我们自己提出要解散,毛主席、周总理有意见,不同意我们解散,共产党没有‘对立面’嘛!开始是讲‘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后来又加上‘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柯灵在《〈周报〉沧桑录》一文中讲到:“1945年除夕,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马(叙伦)、郑(振铎)、周(建人)、傅(雷)都是核心分子。郑振铎坚持:这是纯粹的民主运动组织,应当避免成为通向宦途的门径,因此章程中有一条规定:民主告成,组织就应解散。后来到1949年,“民进”成为人民政协的一个组成部分,郑振铎就依然实行自己的主张,默尔而退。”

 

对于这一问题,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童小鹏在《童小鹏回忆录》中也有记载:49年12月初,……沈钧儒、史良等70人联名向毛泽东主席报告,中国人民救国会宣布结束。统战部领导对报告表示同意。毛主席批评了统战部,应为不应同意,但已成事实,不好改变。

1950年1月23日,中央统战部获悉,民主促进会中央理事会曾于1949年10月23日开会,决定该会结束,部分会员要并入民盟,但民盟内部尚有不同意见。部领导闻讯后,即由李维汉部长约该会领导马叙伦谈话,竭力劝阻他们不要结束民进,马叙伦同志再做工作。后该会于3月2日开代表会,决定不结束该会活动,并讨论了今后发展方向,着手整理会务。

 

1959年4月15日至25日,民进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出席的有上海、广州、北京、天津、沈阳等地代表及参加政协会议的代表共40余人。大会通过了《关于本会应继续存在并加强工作的决议》,摘要如下:

本会会章上规定过“本会至民主政治完成时大会提议功过并宣告结束”。现在检讨过去我们对民主统一战线的认识和理解,其实根本不完全,确有重新估价的必要。新的事实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最高组织形成,而民主统一战线也就是我们人民共和国的实质,人民共和国和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有不可分离的关系。为着拥护巩固人民民主的新中国,就必须拥护巩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削弱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也就是削弱了我们共和国的基础,……本会既然是全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构成分子之一,在人民革命的形势还迫切需要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今日,如果自己宣布结束,就会直接削弱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力量。因此,本会第一届全国代表大会一致决议,为了巩固和扩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为了提高自己对于革命事业的贡献,本会不但不应该结束,而且还要更加努力,设法从各方面来充实自己的内容,加强自己的工作。
 


中国民主促进会开封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豫ICP备1002242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