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学习研究 >> 领导讲话 >> 严隽琪:两会重中之重是经济和民生
严隽琪:两会重中之重是经济和民生

和蔼可亲的笑容、大方的言谈举止、亲切的问候……从北京市光华路阳光100G座一楼到二楼第一财经频道演播厅,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一路走来,给记者和工作人员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严隽琪)的日程每天都排得很满很紧凑,平时需要经常进行调研、考察等工作,特别是最近,'两会’马上要开始了,她要审阅每一份提案……”谈及严隽琪的工作,一位她身边工作的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是说。

严隽琪告诉记者,今年的“两会”上,民进中央将带到政协大会发言的提案共有20份,其中有6份是关于教育的,“有关于农村教育布局的问题,有关于义务教育经费保障体制的问题,还有关于农村加强职业教育的问题,另外也有义务教育教师的绩效工资问题,还有民办教育等”。而在教育以外,对文化、体育、经济、环保、“三农”都有提案。

昨天下午,严隽琪接受了第一财经的独家专访。

“两会”的重中之重

第一财经:你怎样看待今年“两会”?

严隽琪:我认为经济问题依然是今年“两会”的一个热点,因为过去一年是全世界经济都遭遇最困难的一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我们坚定信心、沉着应对,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正确决策下,应该说取得了非常瞩目的成就。新的一年里,经济形势会更复杂多变,在如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升产业结构方面,我们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所以这必然是“两会”关注的一个重点。

我认为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民生问题。因为如何让广大的人民群众来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保障和改善民生,要充分反映到执政层面上去。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的综合国力得到极大的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也得到极大的提高,但是我们的国情决定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促进民生、保障社会的和谐稳定,有很多大家还觉得存在问题的地方,比如教育、医疗、住房、养老、区域的不平衡等。我觉得要更全面认识我们的国情,经济要保持持续的发展,利益的分配要更合理,制度要更完善,社会管理的能力要提高,这肯定也是“两会”的热点和重点议题。

2010年是中国特色法律体系要达到目标的重要一年。在法律建设上有很多任务,一方面对旧有的法律要进行清理,一方面要制定新的法律。今年有好几个关系群众切身利益、有重要意义的法律要进行提交审议。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今年的一个重点。

第一财经:民进中央在“两会”上的提案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严隽琪:“两会”实际上是我们参政党参政议政的重要舞台,可以说一年“两会”的结束,就是下一个“两会”参政议政的开始。这一年来,民进付出了极大努力,开展调查研究,动员方方面面的力量,和社会的专业机构合作,争取真正把国情调查清楚,把问题找准,提出我们建设性的意见。

教育是民进参政议政的重点,今年我们带到政协大会发言的提案就有20份,其中有6份就是关于教育的,有关于农村教育布局的问题,有关于义务教育经费保障体制的问题,还有关于农村加强职业教育的问题,另外也有义务教育教师的绩效工资问题,还有民办教育等等。在教育以外,我们对文化、体育、经济、环保、三农都有提案。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国家的城镇化建设还存在不少问题,政策的落实力度不够好,协调机制不够完善,科学的规划、政府的引导力度不够,土地的经营使用还存在很多问题。城镇产业发展不好,对就业的吸引不强,很难把农村的劳动力转移,这些问题我们进行了至少两年的调研,这是我们大会发言的一个重要内容。

我们对竞技体育也提出了提案,金牌很重要,但是金牌至上又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腐败、失范和不良风气,运动员的文化教育和素质提高,以及退役后的出路问题。我们提出应该建立将竞技体育、学校体育和群众体育三者更紧密结合的体制。

另外,我们对环境、水资源的利用,煤的问题,治沙的问题,对中小企业如何加大支持力度,也有提案。

后经济危机时代的中国发展难点

第一财经:你怎样看待后经济危机过程中中国经济发展的难点问题?

严隽琪:中国经济多年的持续增长,现在如何保持继续平稳可持续发展,必须要改变经济发展方式,要使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而我们的难点正在于此。

我认为难点的原因是发展压力太大,还有很多人处在脆弱的生活环境中,而且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和生产力发展还存在差距,这个矛盾还将长久存在。转变发展方式产生效果是需要一定时间的,但是我们的发展紧迫,压力又很大,也决定了这是比较困难的事情。

另外,我认为中国是进入了工业化时代,但是我们不可能照搬西方工业化的道路,因为西方的工业化是先发展再治理,但是中国一踏入工业化的轨道,环境资源问题就马上凸现出来,所以我们不能走西方那种先发展再治理的道路。

第一财经:有国外媒体称,在西方找寻一种方式走上正轨的时候,中国已经在寻求或是正在建立新的模式。

严隽琪:因为资源环境的压力,等于是一个紧箍咒。西方那种所谓的环境对中国来说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不可能再廉价获得许多资源。而且我们环境的压力也非常紧迫,所以生产方式是个极大的挑战。当然如果我们处理得好,可以变成一种动力。

另外就是现在的国际形势错综复杂,不确定性很多,国际贸易摩擦很频繁,我们必须找到自主创新的路,这是没有另外一条路可走的。我们要提高走出去和应对国际市场的能力,加大人力资源投资、提高国民素质、优化产业结构,我们大家都必须关注和付出努力。

第一财经:你怎么看待科技创新?我国的科技创新体系如何能够跟国际战略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严隽琪:十多年前,我们国家就确立了科教兴国战略,这几年又提出建立创新型国家,应该说国家对科技创新很重视。而且可以看到在很多方面科技创新的成就令世人瞩目。但是我们离一个创新型国家还有距离,重要的是要有一些项目成果、一些指标。

而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个创新型的体系。创新是多方面的,既有知识的新发现,也有技术工艺的改进改善,产品的更新换代,还需要管理方式的创新。因此,创新是全方位的,各种各样的主体要有自己的定位。这就要求有一个利益分配机制和法律文化环境。

我认为,科技成果到企业变成商品,这中间有很大的缝隙,由谁去填补?科研所怎样与企业结合得更好?这些问题都值得思考。另外,有些关键性的共性技术还不能完全靠市场,对每个机制设计的支持力度要得到保证,资源要素要保证。
 


中国民主促进会开封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豫ICP备1002242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