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学习研究 >> 统战知识 >> 关于赵朴初先生遗嘱中的八句偈语
关于赵朴初先生遗嘱中的八句偈语

   赵朴初先生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名誉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共产党亲密的朋友、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杰出的爱国宗教领袖。赵朴初先生1907年11月5日出生,2000年5月2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哲人其萎,他的雅望懿范永远为后人所铭记与怀念。

 
我们大家都熟悉赵朴初先生是著名的佛教领袖,还是著名作家、诗人和书法家,他的书法以行楷书最擅长,隐隐透出一种佛家意境。一些人不知道赵朴老还是我们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始人之一,1945年12月30日,他与马叙伦、王绍鳌、林汉达、周建人、雷洁琼等在上海发起成立了以“发扬民主精神,推进中国民主政治之实现”为宗旨的政党——中国民主促进会。
    赵朴老去世后,他的家里设了一个小小的灵堂,在他的遗像旁,有一幅朴老亲笔书写的墨迹——八句偈语,亦即他的遗嘱的一部分,这八句偈语是:“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魂兮无我,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第五句为“魂兮无我”)。
记得赵朴老去世后,我曾陪同民进中央的几位主要领导前往赵朴老北京寓所吊唁,简朴布置的朴老遗像旁,就有朴老亲笔书写的上述八句偈语,此为亲眼所见。一同前去吊唁的人,目睹这八句偈语,无不感慨万千,受到赵朴老高尚心灵境界的感召,没齿难忘。后来民进中央印发的赵朴老彩色遗照上的八句偈语即据此而来(见附图一)。
在社会传阅的部分稿本中,有将朴老八句偈语中第三句“花落还开”,传为“花落花开”的。
第三句究竟是“花落花开”,还是“花落还开”?
第五句究竟是“魂兮无我”,还是“我兮何有”?
社会和网上有不同的传本。
查当年5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的《赵朴初同志生平》,并有《赵朴初同志遗体在京火化》的报道,报道中引用的赵朴初同志的遗嘱偈语也是八句,即:“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第三句为“花落还开”;第五句为“我兮何有”)。 
2001年5月,开明出版社出版《赵朴初纪念文集》编辑组编的《赵朴初纪念文集》。文集收录的缅怀赵朴老的文章,所称引的赵朴老的八句偈语,均与《人民日报》发表的相同,第三句为“花落还开” ,而不是“花落花开”;第五句为“我兮何有”,而不是 “魂兮无我”。其余六句均同。
后来,有不少同志对此提出质疑,向我询问这八句偈语在传阅中前后不一的原故。我因多年关注民进会史研究,对此深入探究发现,赵朴老原在上个世纪70年代立有遗嘱,后因故遗失,又于1996年10月在北京医院亲笔书写了一份遗嘱,现有他的亲笔墨迹为证(见附图二):
关于遗体的处理,我曾在二十多年前写过遗嘱,置书橱屉内,不知缘何失去,今尚记忆原文大概,再书之:遗体除眼球献给同仁医院眼库外,其他部分凡可以移作救治伤病者,请医师尽量取用。用后,以旧床单包好火化。不留骨灰,不要骨灰盒,不搞遗体告别,不要说“安息吧”。
生固欣然 死亦无憾 花落还开 水流不断
我兮何有 谁欤安息 明月清风 不劳寻觅
一九九六年十月书于北京医院
                                                     赵朴初
据此可知,赵朴老遗嘱中的八句偈语应以1996年10月所立的遗嘱为准,此乃最后的定稿。
佛家作诗曰“偈”,作文曰“别”。
遗嘱中的八句偈语,哲理深博,诗意高雅。
前四句,朴老表述了他的生死境界;后四句,朴老表达了他的大度大悟。
佛学里说生死是因缘,生是因死是果,生死乃因果关系。唯物辩证法说生死是自然现象,有生就有死,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朴老生于乱世,辞于盛世,花开见佛,果满成功。一生安安心心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对国家、对人民、对自己都可称无愧无憾。
 “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朴老的喻意是指一切正义的事业,都是有根之花,有开有落,有源之水,水流不断。
 “我兮何有,谁欤安息。”表达了朴老的虚怀大度。“我”都没有,又有谁在安息呢?难道真的有一个能安息的主宰或灵魂,和有一个所安息的处所吗?佛教不承认人死了还有“灵魂”。安息是西方的说法,既没有灵魂,也就不要说“安息吧”。
“明月清风,不劳寻觅。”表达了他的精神世界达到了大彻大悟,把自己的一生和未来融入宇宙自然之中,到了清净的世界。既然这样,也就不要烦劳生者为他寻觅。他在遗嘱中说:“不留骨灰,不要骨灰盒,不搞遗体告别”就是不劳寻觅的具体体现。
 
觉者辞世,风范长存。朴老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中国民主促进会开封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豫ICP备10022423号
©20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