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学习研究 >> 统战知识 >> 王绍鏊在上海爱国民主运动中
王绍鏊在上海爱国民主运动中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当时陪都重庆民主运动兴起,各阶层人士要求和平民主、与闻国事,要求国民党结束一党专政,承认各党各派的合法公开活动。王绍鏊这期间在上海积极活动,促进了爱国民主运动的开展。

王绍鏊,一位体魄魁梧,气宇轩昂,宽袍大袖,和蔼可亲的长者,当时大家都称呼他为却老。1946年3月,作者在民建总会工作。一天,民建常务理事会上,第一次见到了王却老,那时王却老已近六十岁,可看不出一点苍老之态,反而精力充沛。却老有会必到,而且从不迟到早退,会上虽发言不多,但言必有中,他对时局形势分析之精辟,令人折服。

  却老是中国民主促进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据却老的《自述》:民进酝酿成立之时,有三个小组,一是张纪元、梅达君、赵朴初、林汉达一辈人,差不多每天有聚谈;二是曹鸿翥、谢仁冰、陈巳生、冯少山一辈人,每二、三天座谈一次;三是朱绍文、蔡禹门等许多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每星期座谈一次。适马叙伦氏方面有傅雷、郑振铎、唐弢等也在酝酿组织永久性民主团体。后经谢仁冰介绍,马叙伦氏与王却老见面,商定了共同的政治主张,把两部分人联合在一起,经过多次座谈讨论,又扩大约集了许广平、周建人、徐伯昕、严景耀、雷洁琼、柯灵、李平心等人,宣告成立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成立时的宣言,是却老亲拟的底稿。当时蒋介石高唱统一军令政令,却老在民进的宣言中提出“先民主而后统一”予以驳斥。

  民进成员陈巳生、林汉达、徐伯昕、冯少山等人由王却老的介绍,先后又参加了民建会。民主党派成员的交叉,对当时的形势和工作来说,是非常有利的。这些同志加入民建后,大都被选为领导骨干,这对于两个民主党派和上海爱国民主运动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

1946年是上海民主运动的高潮。约在4月间,在中共上海地下党领导的推动下,筹备组建“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各民主党派、上海各方面的人民团体、进步组织都参加了该会,后来共发展到68个团体。王却老是“上团联”的理事,是做实际组织工作的领导人。“上团联’每晚在八仙桥青年会的一个会议室开碰头会,分析形势,部署工作,各民主党派如民促、民联、民盟、民建、农工、九三、民进和各人民团体都派有代表参加,中共代表华岗、陈家康也必到会。当时晚间开会,年长者一般请他们不来为好,但那时如王葆真、王却老、阎宝航、吴耀宗等几位长者还是常来参加会议研究工作。

是年6月,“上团联”为了揭露蒋介石的内战阴谋,争取和平民主,发动组织上海人民代表团准备赴南京请愿。去请愿的正式代表,最后决定由马叙伦、蒉延芳、盛丕华、包达三、张絅伯、阎宝航、雷洁琼、吴耀宗及陈震中和另一位学生代表共十人担当(原来有胡厥文,因临时有事改推蒉延芳),并决定马叙伦为团长。

6月23日上午八时,欢送大会开始,大会执行主席王却老作了热烈而坚定的简短讲话,之后请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讲话。陶行知先生这天的讲话,也就是那首代表群众公意的著名史诗(见陶行知年谱、陶行知诗歌集):    

    八天的和平太短了,我们需要永久的和平!

    假装的民主太丑了,我们需要真正的民主!

    我们要用人民的力量,制止战争,争取永久的和平!

    我们要用人民的力量,反对独裁,争取真正的民主!

    十万群众怒吼了,中国人民怒吼了!

  大会开得热烈、紧张、团结、有力。大会秩序井然,队伍整齐,国民党特务不敢捣乱。代表团进站上车后,我们即开始游行示威,一路由河南路、南京路而西藏路、淮海路到复兴公园解散。王却老始终和我们一同步行,走在队伍最前列,毫无倦容。

  代表团于当晚七时抵达南京,遭到了蒋介石所派特务的殴打,马叙伦、阎宝航等身受重伤,这就是震惊一时的“下关惨案”。王却老开始准备“上团联”关于“下关惨案”的后援、抗议等宣传组织工作。

  是年7月,蒋介石悍然进攻中原解放区,发动全面内战。李公朴、闻一多等被暗杀,陶行知先生被迫害猝死。10月,国民党宣布单方面召开伪国大。虽然上海的白色恐怖日益严重,而上海人民的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民主运动与反动派顽强斗争。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的活动逐渐采取隐蔽方式进行,如聚餐会、茶话会等形式。却老在此时参加了很多的聚会。民建会在大陆商场、红棉酒家等处举行的聚会,却老大都参加了,特别是在原赵主教路大通别墅包达三寓所举行的星期二聚餐会,是却老与包达老的创议。聚餐会定于每星期二中午举行,参加者有陈叔通、马寅初、马叙伦、盛丕华、周建人、许广平等,一起交流情况,分析形势,研究工作。这个聚餐会在马叙伦氏、王却老离沪后,还坚持举行,前后历时两年之久。全国政协文史资料选辑第100辑发表的“陈叔通致马叙伦手札”中,就提到了这个星期二聚餐会。

  是年年底,国民党悍然单方面召开了伪国大,制定了伪宪法。各民主党派开展了抵制伪国大,反对伪宪法的运动。是时民社党、青年党已被蒋介石收买,从民盟分裂出去到南京粉墨登场了。国民党宣布在1947年元旦公布伪宪法,民盟、民进、民联等决定联合公开发表声明不予承认,表示反对伪宪。民建会为此召开常务理事会,大多数同志都同意与各民主党派一致行动,赞成公开声明,会上仅个别同志认为这样公开反对还应慎重研究,不一定与各民主党派同时联名声明,或单独发表声明。会上大家争论热烈,王却老、章乃器、施复亮等主张与各民主党派一致行动,王却老并以北洋军阀玩弄法统、强奸民意的亲身经历痛陈利害,分析新军阀蒋介石的所作所为,力陈这次反对伪宪,意志一定要坚决,态度一定要鲜明,应该与民主党派一致行动,联合公开发表声明,显示人民的力量和声势。却老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不禁热泪盈眶,痛哭失声,在场同志无不感动。最终,会议通过了与各民主党派联合声明反对伪宪的决定。第二天,上海《联合晚报》、《文汇报》等公开报道了联合声明。事后民建会内外都知道了王却老痛哭力争反对伪宪法的故事。

  这期间,上海一度出现“中间路线”讨论热,在各种场合王却老公开说:中间路线是走不通的。1947年2月9日上海百货业职工在南京路劝工大楼举行反对美帝扶日、爱用国货、抵制美货大会,反动派竟捣乱会场,打死了永安公司职员梁仁达,造成劝工大楼惨案,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抗议。上海的学生运动、职业界民主运动愈加深入,斗争愈尖锐,环境愈恶化。各民主党派的上层知名人士的活动和安全受到威胁和迫害愈益严重,王却老也早已处在国民党反动派特务的监视之下。10月,国民党宣布民盟为非法,王却老在党的关怀下转移到香港。到港后,他经常用好几个化名给留守的同志去信,指导我们工作。要我们坚持隐蔽斗争、讲究方式方法、提高警惕、准备迎接解放。

却老留港期间,还孜孜不倦研读马列著作,并自学俄文。当时正值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号召,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召开新政协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之际,王却老奔走联系,忙碌可知。1948年5月5日,民革、民盟、农工、民进、致公党、救国会、民促、民联以李济深、何香凝等十二人具名响应“五·一”号召的公开声明发表了,民进即是马叙伦氏与王却老具名。5月6日香港《华商报》报道了各民主党派致电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的电文,这便是各民主党派拥护和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里程碑。当时因与解放区交通阻隔、电讯迟到,中共中央毛主席于当年8月1日复电香港(载8月5日东北日报)。

王绍鏊同志在旧中国国统区的爱国民主运动、在建国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作出了重大贡献。我们缅怀他的高风亮节、革命的一生,却老当含笑于九泉了。


中国民主促进会开封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豫ICP备10022423号
©2010-2012